UW School of Law > 法律和政策杂志编辑部 > 已发行的各期杂志

Volume 18  |  2009年1月  |  Issue 1

董事对公司的过错及违约的责任:一个国际性的比较

Helen Anderson 博士 著

abstract  


中国的新反垄断法:从美国的视角来看

Thomas R. Howell, Alan Wm. Wolff, Rachel Howe, 和 Diane Oh 著

abstract  


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和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曹建明 Cao Jianming

abstract  


柬埔寨残疾人人权状况:使用残疾人权利公约揭露侵犯人权行为

Ulrike Buschbacher Connelly 著

abstract  


中国环境问题:专业法院是否能解决?

Darcey J. Goelz

abstract  


重新定义母亲身份:日本法定亲子关系中的歧视

Rachel Brehm King 著

abstract  


薄盾易破:增强新西兰记者特免权的案例

Devin M. Smith 著

abstract  


有权如无权:判决错误的Croker Island 案件如何持续剥夺原住民的所有权

摘要:澳大利亚1992年里程碑式的Mabo 诉 The State of Queensland [No. 2]案件推翻了无主地的法律原则,自欧洲人殖民澳洲以来第一次允许澳大利亚原住民取得对他们传统的土地的合法所有权。第二年,随着1993年原住民土地权法(Native Title Act)的通过,这一开创性的判决成为了成文法。然而,判例法和这一成文法都没有恰当地解决原住民对海洋所有权的要求。对许多澳洲原住民族群来说,对传统土地的所有权并不在海岸线突然终止,而是延伸到周围的海岸线、潮间带和近海海域。原住民的这种固有观念与西方的所有权概念形成了全然反差:不同法律管理对不同客体的所有权——对土地的所有权和对海洋的所有权。

原住民土地权法承认原住民排他的财产所有权,不论其传统区域是陆地或海洋。然而,第一个检验原住民对海洋的所有权的案件Th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诉 Yarmirr ("Croker Island") 判决认为,即使原住民无排他权,其原住民土地所有权仍可算作已被承认。作为先例,该判决继续阻挡原住民对海洋行使排他性的所有权,并否认原住民对海洋天然资源的治理,不管该原住民族群是否能提供历史证据来证实以前的所有权和治理。本文主张Croker Island案件的判决没有遵守原住民土地权法,是建立在对原住民法律与风俗的错误理解的基础上,所以应该被推翻。本文进一步主张,如果一个原住民族群能够成功地提供证据来证明其传统性的对排他权的行使,则原住民土地权必须承认和保护其对传统性的海洋的排他性所有权。对传统性的财产的所有权的授予,是弥补澳大利亚历史上剥夺原住民财产所有权的政策造成的损害的关键措施,也是推进原住民自治的必要步聚。

Siiri Aileen Wilson 著


扩展残疾人的人权——为二十一世纪的运动打下基础 主题演讲,2008年4月24日,为改变构建法律和人权策略研讨会

Yanghee Lee, Ph.D† 著

abstract  


挖掘交叉点:在关联人权体系中提高残疾妇女儿童的权利

Rangita de Silva de Alwis 著

abstract  


Last updated 4/30/2012